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教育——践行

----- 社会版

 
 
 

日志

 
 

在上海戏剧学院就读时的蔡国强  

2011-07-20 11:06:22|  分类: 其人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芭莎艺术》杂志约稿而写

 

约略记忆在上海戏剧学院就读时的蔡国强

韩生 

2011/6

在上海戏剧学院就读时的蔡国强 - HAN SHENG - 艺术教育践行

1984年于上海戏剧学院学生宿舍         左起: 韩 生  蔡国强   王洛勇   罗 平

 

 

 几年前,我邀请蔡国强来学院做讲座,结束时我送给他一个礼物引起了在场同学们的惊呼。那是一张1984年在上戏宿舍拍的老照片,上面有蔡国强,王洛勇(亚洲第一个在百老汇演出音乐剧《西贡小姐》主演)、罗平(四川九寨天堂宾馆总设计师)、韩生(上海戏剧学院院长)等。不经意间拍的老照片留下了我们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记忆。我们这个班是个奇迹,9个同学中还有有奥运会开闭幕式舞美设计主任、上海城市雕塑中心,红坊创意园区和半岛创意园区的总裁,珠宝艺术专业带头人等。

1981年9月刚开学,班主任倪荣泉把他领到我们班,说这是蔡国强,今年24岁。当时我的一个念头是,已经24岁了。现在来看那是多么的年轻。他是旁听生,在我们这个班从一年级到四年级。成绩优异,但毕业时只有结业证书没有学位。当时他有些遗憾,但今天看来这也许对他是件好事,因为所有的这些对于他都并不构成实质意义,倒是他真正让我们懂得了学院最本质的特色和意义。后来,他作为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一次在讲座中说到:有的人拿到了文凭没有学到本领,我是学到了本领没有拿到文凭。

他有一次回答欧洲媒体时的话,让我对戏剧学院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这些理念也融汇到我今天管理学院的理念之中。他说:我庆幸自己上的是戏剧学院,不是美术学院。戏剧学院给了我三个概念,技术概念,时间概念,群体概念,这些都构成了他今天的创作的基本形态要素。

现在许多人都叫蔡国强为大师,其实在大学时代,同学们也这样叫他,当然那时还带有同学间的调侃和玩笑色彩。他比我们大四五岁,而当时大多数同学们正值十八九岁年龄段,其成熟度差距几乎是隔代的。所以,在大学同窗的几年中,他始终像是全班同学的兄长。刚来时他说很崇拜李小龙,每天练武功。一到晚上,全班同学跟他一起去健身房练双杠、单杠、仰卧起坐,动力之一是要把身体肌肉练出来,以找到漂亮的女友。他说他拍过电影,演反派一号。后来,这部武打片真的在学院放映,这时他已经显然不满意其水平,不再提起这部电影。

同学们半开玩笑地叫他“大师”,一是他的气质,也是因为在绘画课、设计课以及哲学课中,他总是独出心裁的,不善于或不甘于只用成熟的技巧。与有些同学的那般潇洒的笔触,飘逸的色彩,帅气的造型相比,他的绘画风格特点是拙和重,但总找得到对大师的创作理念和实验的追寻。如在《西厢记》舞台设计中,他采用了布德尔的金属装置,以追求风吹动金属树叶的响声,表现“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的意境。

80年代是个艺术至上的时代,当时班上的风气是,人人都要当艺术大家,大家会为某个同学新画了一幅成功的作品而激起创作欲望,会为某一块漂亮的色彩,帅气的笔触,夜晚的一束汽车灯光的阴影效果等兴奋不已。不重复前人,不重复自己,是那时大家共同的美学理想。

他总有一种无形的人格魅力,这种魅力应该来自一个纯粹的艺术家的本性。许多老师都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对他给予了很高评价。现在回想教过我们这个班的老师配备真是奢侈,绘画方面有陈景和、廖炯模、方士聪、胡项城、侯烽民等,设计方面有周本义、吕振环、陈子平等的舞台设计,孙浩然的服装史等,胡雨新的装饰绘画等。同期的老师还有孔伯基、李山、陈钧德、张培础等,来访的艺术家有苏天赐、动画家阿达等。本科期间外出写生六七次,其中一次去了闽南,到了泉州蔡国强的老家。他有许多真挚的朋友,其中一个是健壮的青年渔民名字叫”短刀”,他开船带我们到大海的远处。

大学的四年,班上同学中我和他的交流比较深刻。我和蔡国强同住一个宿舍,对面床铺,经常是伴着夜色长谈,话题多是似乎“与己无关”的中美苏关系等所谓天下大事,还有政治理念的争论。记得后来我考取研究生那天,傍晚回到宿舍,他由衷地对我说过一番话让我很感动:我深深地知道,这些年来,你取得的一切靠的是自己。

蔡国强后来的成就举世瞩目,最初的步伐已经成为历史的阶梯,成为永恒的记忆。为褒奖他的杰出成就,上海戏剧学院为他向国务院学位办申报名誉博士学位,后来才知道这一学位的门槛很高,当年上海申报被批准的只有他一个。名誉博士对于他并不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这更是一个学院对其曾经的学子的一种关切的体现。

我在2010年的毕业典礼上说道:

“在我们学院历史上共有三个人获得了名誉博士,一个是俞振飞(香港中文大学),一个是余秋雨(澳门科技大学)、一个就是在今天的典礼上为蔡国强授予的名誉博士学位。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基于对于艺术的杰出贡献。

蔡国强这张证书是经过国务院学位办批准的,昨天刚刚从北京发来。这是今年迄今为止上海上报的唯一被批准的名誉博士,全国的数量也只是在个位数。我们可能凭借考试和一篇论文取得学位,而蔡国强是用三十年的勤奋创造,世界各地的杰出成果当之无愧的被授予。这个学位对于他既不是就业的凭据,也不是职务晋升的硬件,而是社会的真正承认。

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学院的理想的规格定位和价值标准。那就是,一要充满梦想,没有梦想就没有高度;二要脚踏实地,没有具体技术和方法梦想只能是空想。蔡国强最令人敬佩的在于许多想法看起来异想天开,但都有实现的方法和渠道。而这种异想天开又是基于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哲学层面的终极思考。前几天我向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司长介绍了蔡国强的<农民达芬奇>,他一听就说,这是一个思想家“。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