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术-教育——践行

----- 社会版

 
 
 

日志

 
 

在共同构建艺术大学文化中发展自己  

2009-01-27 22:19:11|  分类: 学科专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共同构建艺术大学文化中发展自己

2008年4月17日 为上海戏剧学院MFA研究生讲座提纲

韩 生

 

“有几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今天向大家求教。”11月20日9时许,国务院第四会议室。面对6位并肩而坐的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 “去年看望钱学森时,他提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我理解,钱老说的杰出人才,绝不是一般人才,而是大师级人才。学生在增多,学校规模也在扩大,但是如何培养更多的杰出人才?这是我非常焦虑的一个问题。”

如何提高高等教育质量?高校如何办出自己的特色?温家宝紧接着说出了另两个在心里盘桓已久的问题……

                                                                           ——引自“国务院教育工作座谈会侧记”

这是全社会的课题。  学校外:政府、社会、家庭……;学校内:教师、学生、干部、职工…… 

核心问题:大学不仅仅是客观物质的存在,更是一种文化存在和精神存在 。

我们的物质条件还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但与过去比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更加迫切需要建设的是大学文化。

文化是个大概念,几乎包含一切方面,因此,学校内的建设者包括教师、学生、干部、职工等所有方面。研究生在其中更加是一个重要主体。 

要在教学实践的"教"与“学”双向作用中构建艺术大学文化

文摘1:
    “有多少人后悔上过大学?这是个不确切的答案。我们不能一言而蔽之,对于大学,人们的态度多是爱恨交织、矛盾重重。大学给了我们一些美好的青春回忆,同时,却也耗费了我们的时间,包括金钱——有太多的人毕业之后晕头转向,所学无用武之地”。

文摘2:
     “当代中国的大学精神无从谈起了。我们看到的是,大学精神已被实用主义侵蚀得伤痕累累,大学已沦为许多人现实生活的工具,整个知识分子群体很大程度上蜕变成了一群讨生活的高级市井,大学里常常是行政支配学术,连一直被默认为我国教育象征的北大清华也难以幸免,如此这般,中国大学的文化精神将从何谈起,大学怎能不变得工具化、手段化、官僚化……
       本来就越来越“务实”的年轻人还有几个愿意去固守学院里那张落寞的书桌?而大师级的教授越来越少,大学里越来越多的却是触目惊心的学术腐败……” 

大学因其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使命,大学精神的缺失所影响到的,将是小到对学生个人,大到国家未来

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董健教授痛指当前高等教育体制的种种弊端。他说,“大学精神”就是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兼容并蓄。大学培养人才是“立人”而不是“造机器”。

对大学精神的构建,不仅仅限于实用知识的普及更应着眼于价值观的构建

“大学文化是大学之魂”,而艺术院校的大学文化建设更加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因为艺术自身也承担着社会文化建设责任。大学文化是一个相互联系、相辅相成、辩证统一的有机整体,体现着大学的哲学。 大学的本质是一种功能独特的文化机构,与一般的经济和政治机构既相互关联又鼎足而立。“大学的存在具有两种哲学基础:以认识论为基础——要求大学必须崇尚学术;  以政治论为基础——要求大学应当适应社会”。大学的使命和社会职能概括为:培养人才、知识创新、服务社会,在当代,大学又承担着时代赋予的使命——引领文化。大学的精神是基于价值体系和文化信念:崇尚人文、注重理性、自由独立、追求卓越。

大学的价值观是大学的核心竞争力所在,是大学生存、发展和承担国家文化使命的根本,是在长期教育实践基础上形成的深厚的文化底蕴。 

大学文化是可感的
       在此,引用一段我为“朱端钧先生10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准备的发言:
      朱端钧先生诞辰100周年,恰与中国话剧百年同行。百年沧桑,神州巨变。先生虽古,余辉尽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也已经29年。然而,朱先生给我们留下了一笔永恒的遗产,那就是一个艺术家、教育家和学者的精神和风范。正如杨宗镜老师说:这是一个需要仰视的人物;余秋雨老师曾写到:只要提到这些名字,我们该做什么就清楚了
      我来到学院时,学院已经没有朱先生的身影,但我却感到一种精神的存在。从朱端钧先生的学生,我的老师辈的艺术家那里实实在在感受到这种精神的传递。如胡伟民导演,晚辈的我曾有幸五次创作合作,对我事业产生过直接的影响。“他回来了,是朱端钧先生召唤他回来的”。“他在朱端钧先生的遗体前泣不成声,以一颗颤瑟的心灵暗暗发誓:您的学生将以一种独创性的劳动,来祭奠您”;王复民老师,我尊敬的学者型导演,几年前看到他来学院,说正在编一本纪念朱端钧先生的书。这本书很晚才读到,对编委老师们油然而生一种感激,真是一本学院的宝贵精神遗产。
       但是更多的感受还在于一种无形的存在,与其他艺术大师共同在上戏的艺术教育事业中长期形成了一种优良的传统和精神。那就是一种上戏长期办学形成的价值观,一种超越狭隘功利的教育理念。
      这也是一种“斯文威慑力”。
      现在,我们进入了新的世纪。在这个迅速发展变化的时代,我们面对的国内外形势又有了很大变化,中国发展的局面也与开始改革的时候大大的不同了。但是,我们已经意识到,无论怎样发展变化,有些东西是永恒的,精神的沉淀。他的精神和理念依然在提醒着作为后继者的我们。

朱清时:“党的十七大提出建创新型国家,最重要的是要鼓励一大批人去踏踏实实地做事,而不要图虚名。希望我们的大学能够务实地建设追求卓越的、学术自由的、有严格学者自律的文化。这种文化建立起来以后,将会引领整个社会的文化,使整个中国社会的文化变得更纯洁。”

《大学的使命》一书中写道:“如果只是为了传授专门技艺和实证知识,我们何必需要大学,将大学分解成各种专科学校难道不是更合宜吗?如果只是为了研究这些技艺和知识,也许将这所大学变成一所公司,会更加名副其实,提高“效率”。
        什么是大学的使命?作为一所现代大学,这些技艺和实证知识都不可或缺,甚至可以说非常重要。但这些专门技艺和实证知识本身,却并非大学的目的;相反,是大学的目的,给了这些技艺和知识以方向和目标。”

艺术院校所承担的文化使命更加特殊。由于文化体现着民族个性,我们与世界各国家民族处于同一起跑线。

因此,我们需要建立文化自信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现在,我们已经不在乎国外艺术界在流行啥了,而是思考如何构建自己的发展方向。”上世纪90年代中叶至今,中国人在“美”的创造上,逐渐表现出很强的主体意识。许江认为,经过了长时期的学习和积累,随着政治、经济的全面发展,中国社会已经有足够的文化自信。什么是“美”,怎样体现中国式的“美”,如何让世界来理解中国人对“美”的灵感妙思,中国的艺术家们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理念和做法。
       这种自信是建立在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发展基础之上的。许江说:他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安排给他5分钟发言,他认为自己的构思需要10分钟来表达,只给5分钟干脆就不发言。结果主办方马上专门为他破例安排成10分钟。   “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对西方艺术已经十分了解,而西方艺术界对中国还不够熟悉,但非常感兴趣,开始要认真地研究我们。” 许江说。中国社会进入大发展,同时深刻地影响着世界的发展,中国的美术家要向全世界提供工业化时代艺术怎么发展的东方式答卷。

我们还需要建立真正的使命感,在此举例CCTV 《面对面》 专访林毅夫:“通往世界银行之路”节目加以说明:  

主持人:如果当年你是继续留在芝加哥大学做研究,离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荣誉也许会近一些?

林毅夫:我倒不觉得。这是可以讲说这个不是一个人应该有的追求吧。

 主持人:为什么?

 林毅夫:因为这是别人的评价。

 主持人:那你作为一名经济学研究者,您有没有计划说,它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林毅夫:我想不会,更重要的就是我们提出的理论能不能解释现象,能不能推动社会进步这是最关键的。你如果提出这样一个理论,能够对亿万人有帮助,不得奖内心的满足还是挺大的。

 主持人:但如果说,你做出来的研究被他们认可了这是另外一回事?

林毅夫:那是另外一回事,我当然也不会反对,但是绝对不会是追求的目标。

 

最后,回到教育本质,再引用一段教师誓词:

誓词为:我宣誓,忠诚人民教育事业,依法履行教师职责;为人师表,敬业爱生;严谨治学,修身立德;启智求真,恪守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注重创新发展;为科教兴国,上下求索;为民族复兴,广育英才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